《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近日发文谈到了有关2023亚洲杯极有可能交给卡塔尔来主办一事。

马德兴认为,作为亚洲首个承办过世界杯的国家,韩国的硬件条件虽然也不错,但毕竟都是20年前的标准。韩国方面一直很清楚,即将在11月主办世界杯的卡塔尔,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韩国方面不得不承认,因为承办今年的世界杯,卡塔尔无论是场地硬件设施、整个国家的基建建设等都是最新、最先进的,有着巨大的竞争优势。

这些年来,卡塔尔为能够成功主办世界杯,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影响力,球场外的攻关工作无需多言。更为重要的是,过去这些年来,亚洲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各级球队,都曾前往多哈集训或拉练,几乎都是受益者。

所有人更不要忘记,当亚冠联赛在整个亚洲范围内都因为新冠疫情无法正常举办时,是卡塔尔挺身而出主动接办了东西亚两个大区的赛会制比赛。在整个亚足联,除了卡塔尔之外,没有第二个会员协会能有如此魄力。而且,卡塔尔当时接办亚冠完全不赚钱,因为疫情门票销售、商务市场开发等根本就无法展开。因此,当亚足联就2023亚洲杯的主办地进行公开竞标时,赚钱的机会来了,当卡塔尔站出来希望承办,亚足联中又有几家会反对呢?这恐怕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逻辑了。

亚足联原本规定8月31日为递交正式申报报告的截止日期,但在8月30日却突然宣布申办延长至9月15日。个中缘由就在于当时卡塔尔足协正忙于世界杯事宜,根本来不及在8月31日前完成申办报告。于是亚足联特意延长了15天,就是为卡塔尔“量身定制”的时间表。

反观韩国,这些年来特别是疫情期间,哪怕是亚冠东亚区的小组赛都未曾承办过,至少从帮助亚足联分忧、帮助亚洲足球的角度来说,韩国足协的贡献显然是难比卡塔尔足协的。因此,韩国在硬件无法与卡塔尔相比的情况下,又何以在软件方面去与卡塔尔竞争?

尽管韩国已经获得了以中国与日本足协为首的东亚足球联盟的支持,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即便是日本足球在亚洲足坛的地位虽然无人撼动,但更多的影响还是在在绿茵场内的竞技层面。而在场外,在东西亚抗衡的整体格局中,这些年重心向西亚倾斜的态势已经日趋明显,卡塔尔承办即将开始的世界杯,令这种“西倾”达到全新的高度。

卡塔尔之外,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就是沙特。在2023年亚洲杯归属方面,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也是沙特足协。

在整个竞争大势中,还有一个环节更值得注意,那就是2027年亚洲杯目前也在申办之中,而且沙特与卡塔尔都在申办。这是一个相当微妙的情况,也悄然影响着本届亚洲杯主办地的归属。

申办2027年亚洲杯的共有沙特、卡塔尔、伊朗和印度四个会员协会(之前表态申办的乌兹别克斯坦已经退出),但明眼人都很清楚伊朗与印度其实扮演的是陪跑者,真正的竞争者就是沙特与卡塔尔。假设卡塔尔顺利接办2023年亚洲杯,则沙特成功申办2027年亚洲杯基本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否则在决定2027年亚洲杯主办地时,很多会员协会还会左右为难。

其实之前沙特与卡塔尔两国同时申办2030年亚运会时,就让亚奥理事会成员很难抉择,最终亚奥理事会直接确定多哈主办2030年亚运会,利雅德主办2034年亚运会,两国谁也不得罪。而2023年亚洲杯与2027年亚洲杯的申办,大致也是这个道理。

西亚不少媒体其实已经公开报道称,沙特足协全面支持卡塔尔拿下2023年亚洲杯。沙特人可不只是为阿拉伯兄弟“两肋插刀”,而更有自己的算盘与利益,而且最终的受益者依然也是沙特!

亚洲足坛的整体形势呈“西倾”之势,当然这主要还是体现在绿茵场外。竞技层面来说,以日本和韩国队的实力,短时间内西亚诸强想要挑落日韩可能性不大,偶尔战而胜之也属于正常情况。所以对韩日而言,硬实力摆在那里,他们其实对于场外因素并没有太大所谓。韩国足协在过去4年里无人在亚足联执委会任职,但韩国国家队照样连续第10次进军世界杯。只有到了这次投票,韩国足协或许才偶尔体会到一次“朝中无人”的苦涩。

但在绿茵场外,比如亚冠联赛从2023-24赛季开始,从完全与中日韩等东亚地区一致的全年赛制,改成完全与西亚各国与地区接轨的跨年赛制,幕后的主导就是以沙特为首的西亚势力;将过去亚冠“3+1”外援政策扩大为“5+1”,依然还是沙特人在主导,因为沙特国内联赛实施的是8外援政策;亚足联主办的青少年赛事在预选赛阶段进行分组时打破东西之分、实施全面混抽的,依然是沙特足协在幕后力推。

最近几年来每一项亚洲足坛的重大决定,幕后几乎都有沙特人的影子。一旦卡塔尔真的像西亚媒体所披露的那样,压倒韩国获得2023年亚洲杯主办权的话,那么意味着亚洲足坛最高水准的赛事会连续20多年无缘东亚!

马德兴:沙特现主导亚足联,亚洲杯,沙特,亚足联,马德兴,卡塔尔,中超,足球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