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首页-人工智能作用是否突出——个以上的机器人会影响就业

短期内,人工智能对就业总量的影响相对温和,结构性影响大于数量影响,但就业结构性矛盾在上升通道上,潜在的技术失业风险正在增加。长期来看,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呈渐进和大规模结构变化趋势。总的来说,自动替代没有造成就业的明显变动。重要原因之一是制造业长期处于空缺状态,自动化首先取代的是这些空缺岗位对劳动力供需没有太大影响。

“小明”可以写财经新闻,“智慧专家”可以做银行工作,“晶晶”可以指导快递的发送。随着人工智能在经济社会发展中逐渐扮演“主力军”的角色,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日益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最近,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莫英研究组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目前人工智能对我国就业的影响总体上是有限的。短期内,人工智能对就业总量的影响相对温和,结构性影响大于数量影响,但就业结构性矛盾在上升通道上,潜在的技术失业风险正在增加。长期来看,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呈渐进和大规模结构变化趋势。

智能制造移动升级

我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化效果在2016年前后开始规模化。2016年,广东、江苏、浙江等省为提高制造业自动化水平,启动了“智能制造”升级行动。

不仅如此,人口老龄化也加强了智能化需求。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不足趋势的形成迫使企业采用智能化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英认为,国内制造业自动化替代职位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高度程序化、标准化、辛苦、脏、累、危险等工作岗位往往最先完成自动化。例如,化学新材料领域是机器人成熟应用行业,污染性高,因此目前基本实现智能化,工人少。

第二,行业不足量大。制造业生产企业普遍就业不足,人力成本上升过快,需要自动化来填补劳动差距。

第三,提高质量准确度的要求。研究表明,主要高科技岗位自动化率高,人工管理费用明显下降,生产力和稳定性明显提高。

“企业自动化改造的主要目标是提高企业的整体效率,减少工作岗位是协同效应。”莫英认为,短期内人工智能技术和设备的应用对制造业就业人数没有太大影响。从调查结果来看,部分企业职员的离职率因智能化、升级改造而提高,但劳动力市场迅速吸收流失人员,整体就业稳定。

国内首次开展“机器更换”行动的东莞市,目前就业就业形势总体稳定。2018年东莞市人事局对53家智能制造升级的企业进行了调查分析。结果显示,企业智能化对就业用水没有明显影响。对智能化企业就业、就业登记情况进行纵向比较后,就业总量与全市总容量基本一致,呈稳定、略有下降的趋势。(另一方面,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总的来说,自动化替代没有造成就业的明显变动。重要原因之一是制造业长期处于空缺状态,自动化首先取代的是这些工作岗位不足,对劳动力供需没有太大影响。同时,制造业劳动者流动率高,就业替代速度远低于劳动者流动速度,劳动者在制造业内移动,继续向服务业移动,这为消化企业重复人员提供了有效的解决途径。“莫英说。

工作岗位结构变化

“从智能化的实际过程来看,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因此这将是一个逐渐定性的过程。”莫英表示,目前裁员效果仅限于国富职位和设备升级的特定阶段,对就业的影响总体上是有限的。部分人员的重复不会导致低端劳动力的失业剧增。一方面,服务业有效地吸收变化和就业。随着服务业的迅速发展,就业结构正在持续优化。在自动化过程中,随着个别企业就业人数的减少,企业数量规模也在增加。服务业中新的就业形式迅速增长。

另一方面,制造业企业实施智能制造升级是设备替代和生产能力扩大综合作用的过程,企业综合考虑生产经营成本,大量中小企业仍然需要客观依靠人工。研究发现,只有苏州市某轮胎厂等轮胎成型管道实现无人化,如果进一步扩大智能,反而比维持人工岗位更有优势。

国内制造业人工智能技术和设备的应用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据分析,随着我国制造业增长方式的变化和生产自动化的变化,工业机器人的普及市长/市场前景将非常广阔。特别是人工智能产业链创造新工作岗位的潜力很大。

“从短期来看,工作岗位总量保持稳定,工作岗位结构的变化正在逐渐扩大。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智能化的加快,传统岗位的结构性失业风险将突出,结构性失业问题将越来越严重。失业总量取决于不同阶段的人工智能技术与各产业、行业相结合,创造就业岗位,减少就业岗位数量。人工智能发展初期和中期,替代劳动力不能快速就业,失业率大幅上升的情况依然存在,需要高度重视。”莫英说。

促进高质量的就业变化

研究表明,智能化就业趋势将促进高质量的就业转换。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就业的加速冲击使技术开发、劳动关系、社会保障、监管服务等面临新的挑战。因此,迫切需要适应新时代的要求,通过积极有效的政策指导和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加强产业就业的协同发展,形成相应的就业治理结构。

“就业变化需要政策的有力支持和平衡。人工智能的发展对就业的影响是综合的,既有工作岗位替代又有工作岗位创造,因此也有提高整体就业质量、实现充分就业的压力。就业服务和技术培训创新要双管齐下,加强对未来新生劳动力的智能化教育培训和对库存劳动力的有效服务措施。”莫英想。

据调查,目前国内智能制造战略与促进就业政策的关联性不高。很多接受自动化升级的企业希望在系统化的政策体系支持下,统筹资金、技术、技术培养等。

江苏部分企业在智能制造升级过程中,除了期待政府增加对购买设备的财政补贴外,还希望相关部门协调成立组织机构,帮助企业解决机器人应用等技术问题,并提供智能制造专用的“教育补贴”,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外部教育机会。

近年来,普遍引进了宏观人才政策和人才战略系列,但未能具体侧重智能化产业的人才政策定位,有关产业人才引进、培养、交流等政策尚未具体化。部分地区更加重视高层次人才的引进培养,但对技术型人才的优惠政策不足,存在落户困难、子女入学困难等问题。

“要构建就业治理的顶层设计,必须评估宏观经济变化可能带来的实际影响,为劳动力市场变化做好准备,制定具有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的政策。”莫英表示,特别是在教育领域,应加强教育机构和企业参与就业治理的水平,以适应新技术需求的迅速增长和不断变化的复杂性。

另一方面,随着新的就业形式的正常化,数字平台就业模糊了全职和自由工作之间的界限,因此需要建立基于个人身份信息的劳动就业管理体系。研究结果表明,建立健全和创新就业服务和权益保障体系,建立适应数字化转型的教育培训制度,促进人工智能与劳动就业良性互动,共同发展,实现发展动能转换和提高质量效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韩炳吉》

yabo首页-人工智能作用是否突出——个以上的机器人会影响就业